烟路问晨

本命夏尔,喜欢尊多,喜欢黑篮,喜欢全职,请多多指教。(●'◡'●)ノ❤
欢迎加入烟路问晨的小窝,群号码:684954178~
咸鱼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翻译一下,坑会填,但是慢更,真的真的很慢的更)
【瘫】

存档记文,不然我肯定又得忘掉。
狙一个全国一卷グッ!(๑•̀ㅂ•́)و✧

马苏里拉芝士:

占tag致歉


马上高考啦,又到了一年一度盲狙高考作文的时间了😂规则就是随意选一个考卷,等题目出来了用这个题目来写文~晓晓 @晓风残月🌙 选了上海卷,我选了江苏卷,有没有姑娘想一起玩的?随便选,选重复的也可以~没有的话我俩就自娱自乐😂


ps:去年盲狙江苏卷的真是赚了,江苏卷题目竟然是“车”……狙全国卷的就很悲催哈哈哈

【all黑】奇迹存在的意义

第十一章:惊喜


荻原和黑子站在游乐园的大门口,四周喧嚣,人潮涌动。


别看黑子平时冷冷清清的,但他其实还挺喜欢热闹的。


就算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只是身处人群之中,看着吵吵闹闹幸福的人们,也会有一种忍不住想要微笑的幸福感。


旁边经过的一波人说说笑笑朝着售票处走去,一群人调侃胆小的同伴,吓唬着要把他丢进鬼屋。


胆小的同伴虎着脸,眼神凶恶,手却在微微颤抖,厉声道:“谁怕了!”


旁边粉红头发的女孩扑哧一下笑出来,捂着嘴也不说话,只是悄悄绕道他的身后。


然后,踮起脚在他脖子后面轻轻吹一口气。


“啊啊啊啊!!!”


那人顿感后颈一凉,心头一紧,发出惊人的惨叫声。


他竟一下蹦出两三米远,蹲在地上不知道神神叨叨些什么。


女孩站在原地,一副了然的模样,只是眼角的笑意暴露了她的恶趣味。


男孩捂住后颈,缓缓的转过僵硬的脖子,映入眼帘的一幕:努力使自己唇角压下去却怎么也办不到的笑的肆意的女孩,男孩终于反应了过来。


“五月!!!”


男孩脸色发青,恼羞成怒。


女孩吐了吐舌头,从小伙伴的手中抽出一张门票。


“哈哈,我就先走啦!在鬼屋等你哟~笨蛋大辉。”


语罢,潇洒的走进游乐场,留下门外跳脚的男孩。


黑子盯着肤色微黑的男孩,歪头不解。


鬼,很可怕吗?


“黑子?”


荻原的手在黑子眼前晃动,扯回了黑子飘远的思绪。


“怎么了?”


黑子摇头,收回望向那群人的视线。


“没什么。”


“那我们走吧。”荻自然的牵起黑子的手,语气轻松地带他走进游乐园。 


黑子乖乖的跟着荻原,检票,入场,任凭荻原带着自己在游乐园里面穿行。


两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拉着手在游乐场慢慢走。


熙熙攘攘的人群从他们的身边经过,每个人身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他们会有什么故事,会在游乐园度过怎么样的一天呢?


念头在黑子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静静地看着人群,这是在黑子认识荻原之前最喜欢做的事情。


由于存在感,黑子在人群中犹如隐形人一般存在。


这虽然让他失去了许多同龄人的欢笑和玩闹,但也给予了他一些小惊喜。


微弱的存在感使得黑子可以察觉到许多人们忽视的东西和小秘密,黑子就如同看守宝藏的巨龙,守着自己亮闪闪的宝贝,把他深深的藏在心里。 


用一个比较妥当的词,这就是“观察人类”。 


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眯着眼,困倦和安心感溢满心头。


黑子像猫儿一样伸了个懒腰,望着旁边认真分辨方向的荻原,清澈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


在一片小树林前,荻原停了下来。 


“那个,黑子······”


荻原心虚的低着头,他不知道这话要怎么开头。


“怎么了?荻原君。”


荻原君突然停下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吗?


太阳晒得好舒服啊。 


黑子微眯着眼睛,话语中带着慵懒。 


“嗯,就是!”


荻原脚尖在草地上转动,卷动一地草屑,直到鞋尖染上草绿色,心一横,开口。


“对不起黑子,我瞒着你把大家叫到前面了。因为第一次给你庆祝生日,想着人多一点就热闹一点,就把班里面的朋友叫上了!”荻原脸色通红,羞愧的慌忙解释,“但是却没有考虑到黑子你的心情,你会不会不喜欢这样,毕竟不怎么熟悉,而且还没有提前和你说。”


荻原越说头越低了,喃喃的低声说:“ 完全是我自作主张,非常抱歉,黑子!”


说完郑重的向黑子鞠躬道歉。


荻原里面非常懊恼,当时怎么就脑一热和他们说了这件事呢。


大家听他一说,虽然对黑子没有什么印象,但是一听是自己要去参加生日会,就非常热心地表示参加生日会怎么能就两个人呢,人越多越热闹啊。


拾掇着自己说可以给这个朋友一个惊喜。 


毕竟生日一年才有一次,当然要好好庆祝。


而且刚好有假,约游乐场的话,如果你朋友介意的话,也没有关系,我们就放你们俩走,自己去游乐园好好玩玩,不用在意我们的!


爽朗的男生大手一挥,表示我们挺你,随便怎么弄!


朋友们纷纷附和,商量着生日会要怎么办。


“嗯?”


在荻原突然激动的声音围绕下,黑子从迷迷糊糊的状态中惊醒,眨着眼懵懵的看着荻原像机关枪一样把前因后果突突突的解释清楚。


看着荻原红透要低到地上的脸,黑子扑哧一下笑出来。 


不过看荻原君这么慌乱,还是和荻原君好好谈谈吧,黑子想。 


“不在意的哟,荻原君。”


“所以我觉得就是他们想看看热闹,······诶!黑子,你说什么?”


荻原抬起头,震惊的望着黑子。


“我不介意还有别人参加,而且那些都是荻原君的朋友。” 黑子笑着说,“能有这么多人参加我的生日会,我很开心。”


荻原松了一口气,轻松地说:“那我们进去吧,他们估计在里面等急啦。”


“但是······”


黑子突然的大喘气,让荻原本来落下来的心又提到心口,他忐忑的等着黑子的后话。



 “荻原君觉得我是这么不讲道理的人吗?”黑子鼓着脸声讨荻原,“有人参加生日会我当然会很开心,荻原君愿意给我准备惊喜我也会很感激。” 


“总觉得荻原君对我的态度有点微妙呢。”


黑子下了这么一个定论。


荻原张嘴欲说什么,却吐不出一个字,他不知道怎么解释他对于黑子的态度和面对他的心情。


随着时间的流逝,太阳渐渐炙热,照耀在黑子脸上,一点汗顺着鬓角滑落。


荻原拉着黑子往小树林走,错落的阳光斑驳的洒落在草地上, 随着清风晃动,明暗交加。


荻原坦然的开口。


经过时间的缓冲,一些杂乱的想法在他的脑海中也有了清晰的概念,他知道他该说什么。 


“我确实对于黑子和其他人不太一样。” 


----------------------

全文请点tag,或本人主页。


品尝愉快~


【尊多】重返原点

第十七章


“你在开玩笑吗?”荻站在门口,神色诡秘,他再次开口,“先生,我不喜欢开玩笑,也不喜欢听人说笑话或者诡辩,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现在,您可以出来了吗?”


浴室里面响起了十束无奈的声音:“我难得不开玩笑,怎么就没人相信呢?好好,我马上出来。”


语罢,擦咔一声,浴室的门锁被打开,门开了一条缝,一丝丝水雾从门缝中冒出来。


十束一手推开门,另外一只手还边擦头发,湿漉漉的他只穿着浴袍就走了出来。


荻皱了皱眉,问道:“怎么不穿好衣服出来,这么冷的天就穿这么点,等下感冒了怎么办。”


十束笑着打量了一身狼狈,比他好不到那里去的荻,戏谑道:“彼此彼此啊,没想到少年你竟然如此关心我,我真的是非常感动呢~”


荻嗤笑:“那是多多良的身体,我肯定要关心啊。还有,别那么亲热,我可不认识你。你最好对现在的情况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说完,将浴室门关上,将室内空调的温度调到最高,从床头抽屉里面拿出吹风机递给十束。


十束笑着接过吹风机,之后,室内除了吹风机嗡嗡嗡的声音之外,再无其他声响。


荻静静地站在床旁等待十束吧头发吹干。


嘈杂的声音终于停止了,十束摸摸已经干的差不多的头发,将吹风机递给荻。


“谢啦。”


“嗯。”荻淡淡的应了一声,收好吹风机,眼神转到床上的被子,示意十束躲进去。


十束乖乖的钻进被子,裹好之后看向荻。


荻站着十束对面,靠着墙,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口:“现在,我希望我们能开诚布公的谈谈了。你出不去,也逃不走的,你应该也明白吧。”


十束裹着被子靠在床头点头:“当然。不过,小兄弟,你不冷吗?”


十束的眼神划过荻还在滴水的头发和身上仅有的一条裹住重点部位的短短的浴巾。


“这个不用你担心。我再问一遍,你的身份是什么。”荻语气淡漠,并不接受十束的好意,问话过程中,眼中淡淡绿波流转。


“我······”十束的眼神迷离,盯着荻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是十束多多良。”


眼中闪过惊诧,荻稳住心神,眼中绿波更甚,问出了下一个问题:“你和现在这幅身体是什么关系。”


十束晃了晃头,却也没有更多的动作,接着回答到:“他······可能是十年前的我自己。”


荻的被到身后的手慢慢紧缩,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问出了他的最后一个问题:“你认识我吗?”


十束眼中闪过挣扎,迟迟没有开口。


荻眼中的绿波闪烁,频率越来越快,相较而之,十束的眼神渐渐清明。


十束裹着被子慢慢的往前挪,挪到床正中央的时候,荻发现了。


“你在干什么?!”荻厉色的发问,紧贴墙的后背早已经被汗水打湿。他警惕的望着十束,眼中警告的光芒告诉十束,如果再向前一步,他就将出手压制。


十束无奈的叹气:“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心急啊。”


荻身体紧绷,紧紧盯着十束,不敢有丝毫放松。


不但能够挣脱他的术法,而且丝毫不受他术法的影响,这个敌人很危险。


稍不留神,这个人可能就会逃之夭夭,之后再抓住他就难了。


集中注意力,不能让他给跑了。


“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不行吗?”


十束直直地坐在床中央,示意荻,自己没有任何企图。


“你先从多多良的身体里面出来,我们再好好谈谈。”


荻没有丝毫的退步。


十束还在多多良身体里面一秒,他们两个之间就没有什么好谈的。


在原则性问题上面,荻没有丝毫的让步。


谈判僵持住了,两人直愣愣的盯着对方,相看无言。


······


身上的水滴被空凋蒸发的差不多了,体力也恢复到了施法前,荻挺直腰杆,换了一个姿势。


床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十束趁着荻换姿势的时候,也顺势躺倒了床上,头朝着荻的方向。


一偏头,就能看到还在紧紧盯着自己的荻。


“啊~好困啊!”十束揉着眼睛对荻说,“既然我们两个没有什么好说的话,那我就先睡觉啦~”


把自己裹成了一个团,十束轻轻的道一声晚安,呼吸逐渐平缓。


荻诧异的看着立马入睡的十束,轻轻的喊了一声:“多多良?”


十束迷迷糊糊听到荻在喊他,挣扎的张开眼睛,歉意的对荻说道。


“抱歉啊,差点忘记还有你啦。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一起睡,这样你也不用怕我跑了对吧。”


说完抱着被子滚到一边,让出了一半的空间。


荻依然警惕的盯着十束,也不理会十束的邀请。


这个绝对是敌人放松自己注意力的伎俩,怎么可能上当。


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要耍什么花招。


荻一副我已经识破了你的伎俩的表情,在夜晚中伫立。


······


天光乍破。


荻眨了眨自己已经干涩到充血的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仍在酣睡的十束。


从十束睡过去到现在,竟然没有丝毫动静。


荻甚至开始怀疑,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了。


一般夺舍之人,不都应该需要立刻稳定灵魂吗?


一个时辰如果没有稳定灵魂的话,是被原主反噬的。


十束被自己看了一宿,而自己家里面,可是被自己隔绝了所以的力量体系的场的。


除了自己,任何力量体系的场都是无法进入的。


这个人,难道已经······消失了?


床上,多多良伸了一个懒腰,爬了起来,被眼前的荻吓了一大跳。


“呜哇!”


多多良往后退了退,靠在床角,用一种奇怪的语气问道。


“荻······你这昨天晚上的,怎么了?”


----------------------

全文请点tag,或点本人主页。


品尝愉快~


更新不定,欢迎催更。


坑多,坑品保证,我只是更得慢,不会弃坑。


【all黑】奇迹存在的意义

第十章:路途 


“黑子,你今天想去哪里玩?”荻原坐在黑子对面,眼中闪烁着光芒,手托着下巴,跃跃欲试。


“唔······”黑子将嘴中的蛋糕咽下,将叉子放下摆好在盘子旁,将手放在膝盖上面陷入沉思。


去哪里玩?荻原君问了一个难题呢。一般同学生日会请人去那里玩?黑子手微缩,揪住裤子。


一般生日会要让来的人玩的开心才行吧,那就是说要荻原君开心才算一场好的生日会。第一次开生日会,一定不能搞砸,来年荻原君才会来。


黑子暗暗下定决心,微微抬头望着荻原。


荻原眼中闪烁着的期待已经溢满四周了,亮闪闪的荻原君,就像小太阳一样,很温暖。


荻原君的光芒······我也想拥有,我可以像荻原君那样吗?


“去游乐园吧。”黑子一字一句的说出那个地名,之前看班里的同学经常商量去游乐园玩,说这个地方的时候,大家都是神采飞扬的。那么荻原君应该也会喜欢吧。


“好啊~”荻原笑着回应,弯弯的双眼写满了开心。


看来荻原君挺喜欢这个地方的,黑子松开手,拿起叉子接着吃还没有吃完的蛋糕。唔,好甜。


微风吹过,春天,马上就要来了。


黑子吃完蛋糕,擦擦嘴,起身收拾桌子。


荻原也慌忙起身,连忙说:“黑子,需要我帮忙吗?”


黑子摇了摇头,笑着说:“不用麻烦荻原君了,今天荻原君是我的客人,所以要好好招待。”


语罢,将碟碗端进厨房。


诶!荻原懵懵的看着黑子一连串的动作,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黑子怎么突然这么“客气”,刚刚发生了什么?我不就是问了一下黑子他想去哪里玩吗?


啊,荻原挠头。算了,想不通就不想了。反正黑子也说去游乐园了,如果黑子没有提这个地方,我还得想办法把黑子带过去,目的达到就行啦。


黑子母亲笑着注视着着一切的发生,淡淡的温馨在房间中流转。荻原君偶尔也很粗神经呢,母亲轻笑,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不过,是个很好的孩子,黑子能遇见荻原君真是太好了。


“哲也,碗放在池子里面就行了,我来收拾就行。你和荻原君等下不是还要出去玩吗?”母亲走向厨房对准备洗碗的黑子说,“好了,快去吧。桌子上面的东西记得带走哟~” 


黑子应下,把刚准备放进水池的手收回来,去侧面水池洗手。


黑子拿起桌上一个用蓝色丝带系着的包装精美的小纸盒,将它拎在手上“荻原君,走吧。”


“哦,好。”荻原楞楞的应了一身,乖乖跟在黑子的后面。


“母亲,我出门了。”黑子站在门口朝着厨房方向稍稍提高声调说道。


房间里传来母亲的声音,“嗯。路上小心。荻原君,哲也就拜托你了。”


荻原这时才回过神来,连忙保证到:“是,黑子就交给我了!之后我会送他回来的,不会玩太晚的!”


“那就麻烦荻原君了。”母亲收下了他的保证。


荻原连忙否认,“不麻烦不麻烦,那我们出门了。”


“扑哧”,黑子捂嘴轻笑,拉着荻原出门,边关门边调侃道,“好啦,荻原君我们走吧。之后我就拜托你照护啦。”


荻原别过微红的脸,顺从的任黑子拉扯,跟着黑子走在解释,小声反驳道:“毕竟这是伯母拜托我的事情嘛。”


“黑子,你手里面提的是什么?”,荻原的视线被黑子手上拎着的小纸盒所吸引,实在是因为这个纸盒太显眼了,纸盒上面的花纹精致而且耀眼。 


黑子微抬起下巴,笑着回答,“这是一个秘密。”


“诶~”荻原凑到黑子面前,“连我都不能说吗?”


黑子绕过荻原向前走去,摆手说道,“现在不行,等到时候才能告诉荻原君。 ” 


“诶?”荻原嘟起嘴,稍感失落。


不过,黑子说之后会告诉我的······难道说!!是想要给我惊喜吗~稍微有点期待了!


荻原将那一丝丝失落的心情抛之脑后,兴冲冲的跑到黑子旁边。


“那个,荻原君,虽然打断你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兴奋有点不太好意思,但是,我好像不认识路。”黑子拉住沉浸在兴奋中找不到头脑的荻原,望了望四周陌生的景致。


荻原稍微冷静了下来,有点懵的看着黑子,无知的问道:“黑子,你不知道怎么去游乐园吗?”


“看样子,是的。”黑子点点头,对于自己不认识路的这个现实供认不讳。

荻原揉揉鬓角,语气中带着无奈和无可奈何:“所以,黑子你在不知道路的情况下就开始乱走吗?怎么不叫我来带路呢?”


黑子转头盯着路边的围墙,带着无辜的语气回答道:“因为当时看荻原君一直傻傻的不知道在笑什么,就想着让荻原君兴奋完再问。怎么想到荻原君傻笑了那么久。”


“我错了!。”荻原连忙道歉,拉着黑子的手,“我不该傻笑那么久,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的。”


 “所以,黑子你可以原谅我吗?”荻原跨步到黑子正前方,直视黑子认真的问道。


“我又没有怪荻原君,只是找不到路了才问荻原君。”黑子没想到荻原这么正经的道歉,稍显慌忙的回答,“不用那么正经的道歉的。”


“哈,哈。”荻原尴尬的笑了两声,只是因为黑子所以那么正经,这句话荻原没有说出口。 


“荻原君知道怎么走吗?”黑子攥着蓝色的丝带,问道。


“当然知道啦!这一带我熟,放心跟我走吧!”荻原信心满满的回答。


 “那我们走吧,接下来就拜托你带路了,荻原君。”黑子示意荻原该走了。


荻原环顾四周分辨了一下道路,指着右边说:“那我们走吧,顺着这条路走再左转就可以到了。这个游乐场离你家很近,有时间都可以经常去玩。”


两人走向右边的小路,这次荻原稍快黑子半步,尽职尽责的为黑子带路。 

 

 

----------------------

全文请点tag,或本人主页。


品尝愉快~


圈小不怂,这个赞绝对超不过我的粉丝数,想到明年只要更20+的文就美滋滋
【来个人打死这个又拖更文笔又差的作者】(〃'▽'〃)
时间截止到元旦。

【尊多】重返原点

第十六章


“特别不正常?没有吧。要说不正常的话荻你今天才特别不正常呢!”十束晃了晃手中的绿茶,戏谑道,“荻你今天意外的慌张,情绪波动,还疑神疑鬼的。按荻你的说法的话,你才是被那股力量影响的吧。”


“嗯,我今天确实被那股力量影响了。”荻很干脆的承认了这个事实。


这让多多良有些诧异,他没有想到荻会那么干脆的承认了这件事情。


多多良微微向后倾斜,将罐子丢进纸篓,顺势向后一倒,抓住一个抱枕在沙发上面翻滚,哀嚎道:“荻一点都不好玩,一下子就冷静了下来。之前慌慌张张的荻多可爱啊~!”


荻撇了瘫在自家沙发上面的多多良,起身向浴室走去,“我先去洗澡了,多多良你仔细想想,最近几天有没有碰到过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


“没有。”多多良哪抱枕蒙住脸,肯定的回答到。


看到多多良这个反应,荻站在浴室轻叹了一口气,“算了,料你也想不出什么,今天晚上也挺晚的了,早点睡吧。”


“好!”早就困得打哈欠的多多良听到这句话之后揉了揉眼睛,轻车熟路的打开一间卧室,从衣柜里面拿出衣服,去卧室里面的小浴室洗漱。


待多多良将门关上之后,荻才打开浴室,将衣服叠整齐放在洗漱台上面,转身关上门。


“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加强一下结界吧。”荻旋转浴室正中央头顶的灯。


“咔嚓。”一阵机关开启的声响之后,灯的背后露出一个小型的八卦阵。


“加强结界的话,我记得是要······”在荻的一阵鼓捣之后,法阵散发出点点草绿色的光芒。


“看来是成功了。”一滴汗从荻的脸颊划过,流进荻纤细的锁骨。


“不是战斗类型的真是麻烦啊。”,荻无奈的任由汗水流进眼睛,向后一倒,砸进浴缸里,水花四溅。


“啊~事情越来越麻烦了啊!”荻眯着眼睛,怔怔的看着头顶浴室灯光的光圈,抬手妄图抓住眼前的光芒。


却又自嘲的轻蔑一笑,放松全身,手失去力量支撑落下砸入水中,视野模糊。


这样的生活,又还能持续多久呢。


荻不知道,多多良不知道,十束更不知道。


摇摇欲坠的日常,只需一根稻草,就会被搅乱颠覆。


“嘭!!”房间里面传来一身巨响,听到声音的荻从起身扯一条浴巾裹住自己,拉开门往声响传来的方向跑去。


“怎么了!”荻推开卧室的门,靠在门边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急促的呼吸,望着唯一亮灯的浴室询问到。


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和多多良模糊不清的声音:“啊,没事没事,只是刚刚不小心摔倒了,吓到你了吗?抱歉抱歉。”


“笨手笨脚的。”荻走边放低音量,“刚刚那么大声响,你摔得也不痛啊! 在浴室也会摔倒,十束你也太不小心了吧。”


“哈,哈。”里面传来多多良尴尬的笑声,水声渐渐变小停了下来,窸窸窣窣的穿衣的声音混杂着破碎含糊的语句,“我下次会注意的啦。”


“你就没有一次听我的话,十束。”荻无奈的叹了口气,恢复原来的音量,站在门边敲了敲浴室的门,手中淡淡的绿光流转,眼中光芒闪烁,“那么,请问里面的先生,你是谁?”


听到多多良的第一句话荻就觉得奇怪了,多多良会因为吓到我而道歉?而且还是以那种真诚的语气。


之后的对话更加肯定了荻的猜测,里面的那个人不是多多良。‘他’不但没有发现关于对话里面称呼的微妙变化,也没有对于自己的问题作出正确的答案。


虽然不是很乐意承认,里面的人比多多良的性格好多了。如果是多多良的话,他一定会狡辩到:“因为在浴室才容易滑倒啊,浴室可是人们最容易摔倒的地方,荻你是不是常识缺乏啊。”


虽然多多良他自己从来就没有在浴室摔倒或者狡猾就是了,多多良的平衡真是出奇好的。


不过里面的人的轻浮的语调和多多良倒是一摸一样。


里面长期的沉默消磨了荻大量的耐心,他阴沉着脸下了最后通牒,准备强行破门而入,“需要我重复一遍问题吗?先生,你是谁?”


“古语有云,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要着急嘛。你总得给我一点接受现实和组织语言的时间吧。”里面的人仍是不紧不慢的回答到。


荻冷笑一声,“我觉得我给的时间已经够长了,如果先生你不愿意出来或者回答问题的话,我不介意使用一些暴力手段。”


“真是着急的小家伙呢,你有点像我认识的一个朋友,不过他估计是不会给我这些扯来扯去的时间就是了。你就不怕我趁这个时候逃跑,那样你的朋友可就回不来了哟~”


“如果你出的去的话。”房间被绿光包围着,柔柔的屏障看似易破却坚韧无比,“现在,回答我的问题。”


“好~好~”里面的人耸了耸肩,无奈的声音传出,“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不过,你可以让那个绿色的东西稍微离我远一点吗?我不太喜欢绿色。”


光圈散开。


“真的非常感谢。虽然你还没有看到我,不过我们聊了这么久了,也算是朋友啦。初次见面,你好,我叫十束多多良。”


----------------------

全文请点tag,或点本人主页。


品尝愉快~


更新不定,欢迎催更。


坑多,坑品保证,我只是更得慢,不会弃坑。


【尊多】钟情

6


“King现在在干什么呢?”十束托着腮,望着黑板发呆。


“十束,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一个粉笔头砸在了两眼发直的十束头上,老师敲了敲黑板上面的题目,示意十束上来做。


“抱歉,老师,我不会做。”十束挠挠头,尴尬的笑着。


老师轻轻的叹口气,小嫌弃的说:“那你还不好好学,给我发呆。”


“好~”十束挺直腰杆,注视前方,一副认真听讲的模样。


也就这个时候你最乖了。



7


十束突发奇想,准备去酒吧看看。


听说酒吧有很多漂亮的小姐姐呢,还有各种味道的鸡尾酒,去看看吧。


就这样,十束做出了放学后去酒吧的这个决定。


至于为什么不是马上去呢,大概是迫于一直盯着自己的眼神犀利的老师吧。



8


“十束,你今天去社团吗?”黄头发的男孩子勾着十束的脖子,笑着威胁到,“你知道你有多久没来我们社团了吗?还想不想在我们社团混啦!”


“嘛~没事没事,我相信我们亲爱的社长大人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开除我的对吧。”十束拍开社长的手,转身双手合十,笑嘻嘻眨着眼睛。


“哼!”社长撇过头,不为所动。



9


这下可麻烦了呢。


十束转身,拉长语调,作势要走:“唉,既然社长大人这么狠心的话,那就没有办法了。”,边走边抹眼泪,“看来这个社团已经容不下我了,去问问其他社团愿不愿意收留我吧。” 


“十束!”社长丢给他一把钥匙,“演技勉强还行,你通过了,你一直想要的活动室的钥匙。别忘记准备文化祭的节目哟,新任话剧社社长大人。”


“那我可以走了吧,‘前’社长大人~社团活动就交给你啦!”十束把钥匙揣进口袋,一溜烟的小跑离开了。 



10


社长摇了摇头,轻笑道:“算了,就帮他最后一次吧。”


最近学校的风气不行啊,自己还没有毕业,那群小子就嚣张起来了,欠教训吗? 


可爱的学弟总是招惹一些奇怪的东西他也很无奈啊。


不过,也挺有趣的不是吗,自从十束来这个学校之后。 


 

----------------------

全文请点tag,或点本人主页。


品尝愉快~


更新不定,欢迎催更。


坑多,坑品保证,我只是更得慢,不会弃坑。


【all黑】奇迹存在的意义

第九章:幸福


关于幸福,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和定义。


而对于想在的黑子而言, 幸福=香草奶昔+篮球+母亲+荻原君。


坐在凳子上面咬着吸管喝香草奶昔的黑子表示,这是他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哲也,喝完这杯就不准喝了哟,马上就要吃饭了。而且冬天喝冰的香草奶昔对胃不好。”厨房里面传来母亲的戒告和嘱咐,“荻原君就拜托你监督黑子了,没人看着他他就老是想着偷吃。”


母亲的一席话戳灭了黑子身上亮闪闪的名为幸福的光圈,黑子低着头,声音低落的回答:“知道了,母亲。”


“我会监督黑子的,伯母。”荻原连忙保证,“黑子,伯母让我监督你,那就没有办法啦。再这么失落下去的话,香草奶昔就要化了。”


黑子撇了撇嘴,咬着吸管含糊不清的说;“荻原君,叛徒。”


“那就麻烦荻原君了。”母亲温润的话语,“真的是非常感谢。”


“黑子~”荻原无奈的拉长音调,“伯母是为了你好,而且你不是还在吃香草奶昔吗?”


“这是两件事。”黑子一本正经的回答到。


“比如说虽然母亲没有阻止我喝完这杯香菜奶昔,但作为代价,我今天的其他份香草奶昔就没有了。而且母亲让你来看着我就是因为今天这份我正在喝的香草奶昔是荻原君带来的,所以因为荻原君带来的这份香草奶昔,我失去了今天的其他份香草奶昔。总而言之,这都是荻原君的错。”


一口气说完了这些话之后,黑子接着享受他今天这杯唯一的香草奶昔。


唔,冰有点化了,没有那么清爽的口感了。


都怪荻原君,害我讲了这么久的话,冰都化了。


黑子乱锅的本事也不错呢。


······黑化了呢。


“对对对,都是我的错。”荻原举手投降,“黑子你别生气了,你想我怎么道歉都行!”


“真的?”黑子把已经喝完的香草奶昔放在桌子上面,调整坐姿认真盯着荻原。


“真的真的!”荻原连忙答应。


盯人的黑子意外的可爱,圆圆的大眼睛加一身小礼服,杀伤力max。估计现在黑子说什么荻原都会一口答应了。


可爱是会可爱死人的。这句话可谓非常适合现在的黑子。


“那······”黑子表情严肃,像是在思考什么人生人生大事一样。


一阵思考过后,黑子掰着手指开始认真数他列的条件。


“第一,荻原君你要赔偿我之后喝不到香草奶昔的损失。”


“嗯嗯,之后黑子你的香草奶昔我包了。”荻原信誓旦旦的保证。


“荻原君你有那么多钱吗?”黑子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荻原。


“当然有啦!黑子你要相信我。”荻原揉了揉黑子的头,笑容灿烂的保证。

嗯,算上每年过年的红包和每个月的零花钱的话,包揽了黑子的香草奶昔还是绰绰有余的。


“第二,荻原君你要保证天天陪我打篮球。”黑子数到第二条,眼睛闪闪发光的望着荻原。


“黑子,你问的这些问题,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办到啊。你看我那次没有陪你啦。”荻原哭笑不得的回答到,还以为黑子会提什么要求,原来只是这些啊。


“荻原君没有做过保证,所以不可信。”黑子鼓着脸认真的回答。


荻原笑了笑起身,站在黑子的前面,“那,我做出了保证的话,黑子是不是就可以相信了呢?”


“唔,可以考虑。”黑子脸微红,有些慌乱的转动着眼珠。


“好,那黑子你听好了。”荻原严肃认真的说道。


“我绝对会一直陪着黑子的。陪着你打篮球,喝香草奶昔。”


微风吹过荻原栗色的短发,掩盖了他微红的双颊。


阳光透过窗照到荻原的身上,掩饰了他微颤紧握的双手。


年少的孩子们互许承诺,共同约定那个美好的未来。


或许现在任然天真懵懂的他们不知道他们之间许下了一个多么沉重的誓言。


也或许,有人懂了,却不愿点破,而是选择相信。


“哲也,过来端蛋糕。你的蛋糕好了哟~”母亲在厨房呼唤着黑子,顺势打破了这个僵局。


“我马上来!”黑子连忙从凳子上面跳下来向厨房跑去,脸上还带着红晕。


脸好烫,黑子摸了摸自己泛红的脸,有点不知所措。


“哲也?”母亲弯腰看着手放在黑子的额头上面,语气担心的询问,“怎么了,不舒服吗?”


“啊!没有,只是刚刚发了一下呆。”黑子往后退一步,躲开了母亲的手。


“没事就好,哲也你的脸有点红哦。如果不舒服要和我说。”母亲将手收了回去,指向台上的蛋糕,“你最喜欢的香草味的蛋糕哟,端出去和荻原君一起吃吧。”


“嗯。”黑子小心翼翼的端着蛋糕,生怕一不小心蛋糕掉了或者倒了。


画面回到荻原这边,在黑子被母亲叫走去端蛋糕之后,荻原也回到了自己原来坐的地方,乖乖坐着等黑子回来。


黑子是不是害羞了啊,荻原偷偷低头笑着。


不过,经过这次之后,黑子也不会再担心这些事情了吧。


有时候,太敏感也不好啊,只会自己受伤。我倒希望黑子可以稍微迟钝一点,就像今天。


“荻原君,你在傻笑什么?”黑子将蛋糕放在桌子上,默默的吐槽,“是在想怎么拖欠我的香草奶昔吗?”


“不过那是不可能的。”黑子阴测测的说,“如果荻原君拖欠的话,我会找荻原君追债的,一天一次。”


“哲也,你又在吓唬荻原君了。”母亲走出厨房,敲了敲黑子的头,向荻原表示歉意“荻原君,抱歉啊。哲也有时候也喜欢胡闹。”


“没关系,我相信黑子只是在开玩笑。”荻原挠挠头爽朗的笑着,“不过伯母,我们怎么这么早吃蛋糕啊?蛋糕不是一般晚上吃的吗?”


“太晚吃的话荻原君回家太危险了,而且你们之后还有活动吧,早点吃完之后出去玩的开心一点。”母亲温柔的笑着,将蜡烛点亮,给黑子带上寿星帽,“哲也,准备许愿了哦。”


“happy birthday to you~”


生日歌在房间中回响,歌唱出幸福的曲调。


“呼~”蜡烛熄灭,不知道今年的黑子许了什么样的愿望,不过,一定,一定是关于幸福和梦想的愿望。


----------------------

全文请点tag,或本人主页。


品尝愉快~


更新不定,欢迎催更。


坑多,坑品保证,我只是更得慢,不会弃坑。


【尊多】待归

第七章:他和他


“king~”十束趴着周防尊的床边,第一遍喊着他的king。


“king~很晚了,该起了。”十束第二遍喊他沉睡的王,黑暗中的周防尊睡得很香,从未放松的额头也舒张开来。


“king~民那桑都在下面等king下楼哦~”十束第三遍喊周防尊。平缓的呼吸表示周防尊仍在深入睡眠之中。


“king~安娜还在等你吃完饭呢~”十束第四遍喊周防尊。周防尊翻了翻身,将脸朝向十束。


“king~草薙哥要生气了哟~”十束第五次喊周防尊。十束模仿草薙出云装作很气愤的样子,朝周防尊挤眉弄眼。


“king~你再不起床我就要吻你了哟~”十束第六次喊周防尊的名字。十束起身,作势靠近周防尊的额头。


“king~”十束无奈的望着周防尊,“再睡觉就真的成为家里蹲了啊~”,十束第七次喊周防尊的名字。十束的气息离周防尊非常近,却又慢慢远去。


“king~”十束坐在周防尊的床上,勾起一抹绚烂的笑容,第八次喊周防尊,“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周防尊呼吸平稳。


“king~当时的你可帅气了呢。那时我就想,这就是我的王了吧。”十束坐在床上摆弄着自己的手指,第九次喊周防尊。


沉默……


十束走向窗户,拉开窗帘。


刺眼的阳光闯过重重阻挠,照射到周防尊的脸上。


周防尊皱了皱眉,睁开双眼,睡眼惺忪。


“king~撒哟啦啦~”十束最后一次喊周防尊,泪水从眼角滑落,“阳光真是刺眼啊~帮我向民那桑问好哟~”


“嗯。”周防尊的身影消失在床上。


“真是可惜呢~刚刚为什么不亲上去呢?”空间之中突然出现一个模糊的人影,歪着头问十束,“你不是喜欢他吗?”


“嘛~我可不想让他束缚十生。”十束擦着眼角的泪花,笑着回答道。


“可是……你只要留住他,他就可以在这里永远陪着你了啊?”那人不解。


“因为,我只是一介臣子啊~”十束坐在床上,晃荡着双腿,“臣子,是不应该阻挡道王的。”


“你们人类真是奇怪。 ”说完这句话,那人便消失不见了。


“人本来就是别扭的生物啊。不过还是挺美好的经历呢~”十束直直的倒在床上,笑着说到。


“啧。”周防尊从homra的沙发上面做起,捂着头。


“尊?”安娜跑过来,担心的望着周防尊。


“没事。”周防尊从茶几上面拿出一根烟,用指尖的火焰点燃。


“今天的搜查还要继续吗?”草薙出云站在吧台里擦着自己心爱的酒杯。


“嗯。”周防尊吐出一口烟,淡淡地回答道,耳边红光闪烁。


“那准备启动B计划吧,悬赏凶手。”草薙出云发下手中的玻璃杯,用终端机发布信息给众多吠舞罗成员,然后朝安娜微笑,“安娜,接下来也拜托你了。”


“嗯。”安娜郑重的点头。


----------------------

全文请点tag,或本人主页。


品尝愉快~


更新不定,欢迎催更。


坑多,坑品保证,我只是更得慢,不会弃坑。


【尊多】待归

第六章:沉睡


挣扎着睁开眼,就看见一张脸出现在自己眼前。


我现在是躺着的吗?


啊呀~怎么在地上睡着了。


看来我真的是很累了呢~


十束望着眼前的景象,陷入沉思。


“你好呀~”那是一张看不清长相的脸,“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啊,大概是太累了吧~”十束避开那个人起身,动了动身体,“唔~身体都僵了。”


缓缓倒下的十束,没有看见季无奈的笑容,和那个宠溺的表情。


如果他知道了,就会发现他忽略了一个致命的漏洞。


“嘛,算我欠你的。”季看着十束消失在空间里。


季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慢慢走到一个亭子里,摆好糕点和茶,缓缓品尝。


“今天的茶味道很好,真是可惜呢~十束没有来尝。”季优雅的喝完茶,拿出旁边的手绢擦了擦嘴。


“嘛,今天就到这里吧。”季起身弹了弹身上的灰,消失在空间内。


“族长大人,今天的工作……”


“族长大人今天又去禁地了吗?”


“族长从就任之后就天天去禁地了,是有事什么发生了吗?”


“从上代族长就开始了吧。”


“喂!你听说没?上代的族长就没有正常消失吧,不会禁地出事了吧!”


“但是,对我们族的压制不是少了点吗?”


“族长的话,无论发生了什么事,绝对会解决的。”


“明年的祭奠,下一任族长就要出现了。”


“不知道今年有几个人会被选上呢。”


“真希望自己能被选上呢。”


季听着族中人的纷纷扰扰的议论,淡然的走过。


“还剩一年吗?”


“十束,最后一年,我会把你送回去的。”


“算是我们全族对你的感激吧。”


“也算是,那个人最后的愿望吧。”


“是吗?”看到十束站起来,那人也从地上起来,伸了伸懒腰,调笑到

,“那你这一觉睡得可真是够久呢~”


“是吗?那我睡了多久啊~”十束活动了一下手脚,望着周身的漫天星辰,不经意问到。


“唔,我想想~”那人围着十束转圈,装作思考状。


“嘛~反正也没什么好在意的。”十束笑着望着那人,“你好,我是十束多多良。你呢~”


“我?”那人指了指自己,无奈的摊手,笑问道,“十束,你这是第几次问我了?你还真是睡糊涂了。”


“咦?”十束一脸惊讶的望着那人,“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吗?”


“算了。”那人扶额,“我叫季,要记住哟~”


“嗨~请多多指教,季桑。”十束笑着向季伸出手,温柔的望着那个根本看不清的人。


“我们这么熟了,还这样我会伤心的。”季掩着眼角作伤心状,躲过十束伸来的手。


“我们去喝下午茶吧~”季笑吟吟的邀请十束,“你今天一觉都睡到下午了。”


“下午茶吗?”十束看着躲过自己的季,勾起唇角,“好啊~”


“那么,十束,这边请。”季领着十束向一个星辰中走去。


渐渐的,身旁的景象开始模糊,十束感觉自己仿佛坐在车上,晕车的感觉向自己一阵一阵袭来。


“好难受啊!”十束向季的方向慢慢倒去。


“十束?”


“十束!”


恍惚中,十束感觉季向后退了一步,紧张的呼喊着自己的名字。


是这样吗?


十束勾起唇角。



----------------------

全文请点tag,或本人主页。


品尝愉快~


更新不定,欢迎催更。


坑多,坑品保证,我只是更得慢,不会弃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