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路问晨

本命夏尔,喜欢尊多,喜欢黑篮,喜欢全职,请多多指教。(●'◡'●)ノ❤

【钟情】1-5

                                      1

这就是一见钟情吧 !

这是十束看到周防尊之后脑海里面出现的第一句话。
 
当时的周防像天神一样出现在十束的面前,

顺便打倒了围在十束身边笑容不善的人群。

“king!”

十束脱口而出。
                              
     
                                       2
  
周防尊皱了皱眉,

提着因为打架而破损的校服转身就走。

“诶?king你怎么走了啊?”

十束拉住周防尊的衣袖。

“我还要感谢king帮我解围呢!”
 
“不用。”

“真是一个冷淡的人呢~”

十束看着远去的周防尊摊手笑道。

                                 
                                       3

         
“嘶!不过还是有一点疼啊,下手真重啊。”

十束揉揉乌青的唇角一瘸一拐的往家里走去。

今天真是不幸呢~

被一群心情不好的“朋友”们围上了。

不过,

倒是遇到了一个挺有趣的人。

浑身散发着别惹我的凶悍气息,

有点像隔壁家那只爱炸毛的小猫咪。

十束笑得像一只刚刚偷到腥的猫。

真不知道谁才像猫……

 
                                    4

周防尊今天心情不好,

从他进门那刻草薙就发现了。

“尊,怎么了?”

“遇到了一个无聊的人。”

“是吗?真是一个无聊的人的话尊会这么生气吗?”

草薙边擦着他心爱的吧台边调侃。

  ······

一阵无言,周防尊叼着烟望向门外。

                                      5

周防尊也不知道怎么了,

一向不是那么好心的他看到那个人被堵在角落里面的时候,

竟然不由自主的走进去帮他解围。

看到那人闪闪发亮的眼睛,

周防尊突然感觉事情不好,

果然。

那人脱口而出的“king”···

离开之后,防尊想了想为什么为去救那个人。

大概···

是他跟那群人进去时那个灿烂的笑容吧。

“啧,麻烦的小鬼。”

【月侵】 第二卷

                         第五章
  
  “安娜,该睡觉了哦~”十束撑着沙发,对安娜挥手,示意她该去睡觉了。
  
  “嗯。”安娜恋恋不舍的望着天空中的火焰,却也乖乖听话,上楼,消失在楼梯口。
  
  “呼~”十束在安娜走之后悄悄松了一口气,稍稍拨弄了一下湿透的后背。
  
  “坐。”周防尊在安娜走后挥手散掉酒吧里面的赤红,扣住十束的手腕把他拉到沙发上。
  
  “还是king了解我啊,差点在安娜面前露馅。”十束懒懒散散的靠在周防尊的身上,笑着说道。
  
  “那你还逞强?”周防尊皱着眉说。
  
  “king不是明白了吗?”十束回答。
  
  周防尊换了一个姿势,让十束靠的更舒服一点,却也无言。
  
  吠舞罗是靠羁绊连接的地方。在这里,最重要的便是感到安心和归属感。而安娜所缺少的,也这个。
  
  没有提前商量,大家非常有默契的在共度晚餐之后离开了,留下安娜和十束以及尊单独相处。
  
  草薙是最后一个走的。他在收拾完酒吧,挂号停业公告后,走到安娜身前,温柔地和她道别。
  
  “安娜,我走了。”
  
  蹲下来的草薙给安娜整理了一下衣服,转身离开。
  
  “呐,king。”十束望着天花板。
  
  “嗯?”
  
  “你说草薙哥为什么那么相信我们能安抚好安娜呢?”
  
  十束自顾自的说着。
  
  “安娜有没有睡好啊,不会踢被子吧。 ”
  
  “安娜睡king房间,king睡哪里啊?”
  
  “你可以。”周防尊回答。
  
  “king对我的信心太足了吧。”十束笑眯眯的看着周防尊,挑眉。
  
  “嗯。”周防尊回答。
  
  “king真是狡猾呢,今天就允许你暂时睡我的沙发啦。”
  
  十束嘟囔着缓缓从周防尊身上滑落,头靠在周防尊大腿上。
  
  “晚安,king。”十束蹭了蹭周防尊的大腿,陷入睡眠。
  
  “嗯。”晦暗不明的眼神落在十束身上,周防尊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轻轻扯过旁边的被子,盖在十束身上。
  
  能力透支了吗?
  
  圣域展开,周身空气变得温暖干燥,十束衣服上面的汗水也慢慢消失。
  
  “晚安。”周防尊低头轻轻说。
  
  赤红的圣域围绕在他们身边,安静的守护着他们。
  
  “king,今晚的月色真美呀。”
  
  “嗯。”
  
  月光透过窗,在地上留下一圈光晕。
  
  岁月静好,他们也是。

————————
第二卷完结,
想给大家创造出一种温馨的感觉,不知道有没有成功呢。
希望大家能喜欢。
我们下次更新再见。

【月侵】尊多 (第二卷:小小只的新成员)

                  

                         第四章:晚安礼
  
  月悬中夜,吠舞罗中的人大多已经离去。
  
  “噔!噔!噔!”红色的小皮鞋与地面碰撞摩擦发出清亮的声响,安娜一阵小跑到周防尊的身前。
  
  小步上前,安娜拉着周防尊白色里衫的衣角,紧紧攥着。红色的瞳孔无辜而又期待地望着周防尊。
  
  安娜眼中的赤红温柔而又张狂的摇摆着,那便是她的希望和勇气。那只幼小而冰冷的小手所所抓紧的,是她此生的全部。
  
  “嗯?”周防尊躺在沙发上,懒懒的望着紧紧抓住他衣服的小女孩,疑惑的挑了挑眉。
  
  安娜没有说话,赤红的双眸紧紧地盯着周防尊,像是想要说什么,却又没有开口。
  
  周防尊盯着安娜好一会儿,不太明白安娜的意思,恰好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从十束那里发出来,顺势将视线挪向十束。
  
  裹在被子里抖动的十束,终于忍不住了,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这两个人互相盯着对方的样子也太有趣了,只可惜今天没有带终端机,不然可以让草薙哥看看king被安娜盯得无措的样子。
  
  “安娜~”十束掀开被子,随手丢在沙发上面,朝安娜走去。
  
  “多多良?”安娜歪头盯着走向自己的多多良,手中仍紧紧拽着周防尊的衣角。
  
  “安娜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和king说呢?”十束蹲在安娜身前,目光直视安娜的眼睛,微勾唇角,接着说,“安娜,想要说什么要自己说的出来哦。”
  
  “king可不是会去猜测别人心思的人啊~”十束做无奈状耸肩,悄悄丢了一个眼神给周防尊。
  
  “安娜。”周防尊伸手揉了揉安娜的头,淡淡说了一句话,“这里是吠舞罗 。”
  
  明明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给予了安娜莫大的勇气。
  
  “所以,不要担心啦~”十束帮安娜整理了一下她稍稍凌乱的头发,轻抚她的额头“安娜是个乖孩子,不是吗?”
  
  “嗯。”安娜悄悄松开了拽着周防尊衣角的小手,小脸微红。
  
  默默下定决心的安娜在心底深深吸了一口气,坚定的抬起头,直视周防尊。
  
  “晚安,尊和多多良。”安娜向后退了一步,低头说完这句话之后,小步往楼上跑去。
  
  “呐,king~”十束有些呆呆的回头看着周防尊,唇角却不自觉的上勾,“安娜,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呢~”
  
  “嗯。”周防尊坐着望着安娜跑上楼梯的身影,周身了气场也软了些许。
  
  片刻过后。
  
  “king,我决定要给我们的小公主一个睡前的惊喜!”十束突然站起来,握拳。
  
  “嗯?”周防尊感觉自己跟不上十束的思维逻辑,不知道十束打算干什么。
  
  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兴致勃勃的十束,唇角不自觉的稍稍勾起。
  
  看着这家伙胡闹也不错。
  
  “安娜~”十束靠在周防尊所坐的沙发旁,笑眯眯的叫住在楼梯上奔跑的安娜。
  
  在楼梯上跑着的安娜听到多多良的呼喊,停下脚步回头,“多多良?”
  
  一只小小的火蝴蝶扇着它自己的翅膀,慢慢朝安娜飞来。
  
  小小的,赤红的蝴蝶。
  
  那是安娜此生见到过的最美丽蝴蝶。
  
  尽管火焰不够明亮,却足够温暖。
  
  它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朝安娜飞去,火焰鳞片渐渐飘落,光芒渐渐黯淡,最后却也稳稳的落在了安娜的指尖。
  
  “好漂亮!”安娜张大眼睛,注视着自己手中赤红蝴蝶,感叹到。
  
  “诶?”蝴蝶在安娜手中散开,化作朵朵焰花,围绕在安娜周身,缓缓旋转。
  
  被赤红包围着的安娜眼中闪烁着吠舞罗印记,手轻轻捧起一朵小花。
  
  在花中的安娜宛若误入人间的天使,惹人怜爱。
  
  “king。”十束悄悄戳了周防尊一下。
  
  “……”,不为所动。
  
  “king,你难道要见死不救吗!”
  
  十束悄悄撇了一眼沉浸在花海中的安娜,扯了一下周防尊的衣角。
  
  “……”,周防尊任由十束拉扯他的衣角,继续沉默。
  
  “king~”十束直接转过身来,看着不为所动的周防尊,“king,你要见死不救吗?”
  
  “这是你自己惹出来的。”虽然这么说,周防尊却也默默站在了十束旁边,火焰从周身迸发。
  
  伴随着周防尊的动作,安娜周身的花海渐渐消散,融合。
  
  最后在安娜身前,一只巨大的吠舞罗标记的火焰印记形成。
  
  “吠舞罗。”安娜一字一句的念出这个词,稚嫩苍白的小手慢慢伸向印记。
  
  不等安娜触碰印记,印记又散开,点点火焰浮在天空,映出一个火焰的世界。
  
  有什么东西,填满了安娜的世界。
  
  虽然此时,安娜还不明白这其中所蕴含的意义,但却能感觉到一种令人安心的力量。
  
  这,就是吠舞罗吗?
  
  漂亮的赤红。
  
  望着意外活泼的安娜,周防尊大概明白了十束想干什么。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周防尊唇角溢出一丝笑意。
  
  “诶~是吗?”十束笑眯眯地望着周防尊,“可是,king你的眼睛可不是这样告诉我的哟~”

  
  

【月侵】尊多 (第一卷:最初的时光)

       ③愿你们被温柔以待
  
  很久没有这么安静地睡一觉了。
  
  周防尊坐起来,懒懒散散地靠在沙发上。
  
  傍晚的夕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静谧的世界和温馨的homra,还有趴在旁边沉沉睡着的十束。
  
  “尊,你醒了啊。”草薙轻声说,走向前将手中的毛毯盖在十束的身上。
  
  “嗯。”周防尊应了一声,周身赤红的圣域展开,笼罩在十束四周。
  
  “尊想好了吗?”草薙向周防尊询问一个已经决定好的答案。
  
  “嗯。”周防尊嗯了一声。
  
  “果然是尊的风格呢。”草薙勾唇微笑,“嘛,只要你们决定就好。”
  
  “我先去弄晚餐了,你们先聊。”草薙转身向厨房走去,“十束你也该醒了吧。”
  
  “唔,草薙哥下午好啊~”十束用毯子将自己裹成一团,坐在周防尊对面的沙发上。
  
  周防尊半眯着眼睛,看着对面笨拙行动的十束。
  
  “阿里嘎多。king~”十束朝着周防尊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嗯。”周防尊懒懒的应了一声。
  
  阳光撒在他们四周,点亮了一室光辉。
  
  像一副经久不变的油画,亘古流传。
  
  “嘛,挺幸福的,不是吗?”草薙在厨房内望着大厅内散发粉红泡泡的两人,勾起唇角。
  
  
                  ---愿时光在此停留。
  
                                               THE. HAPPY.  END
  
  
  
﹉﹉﹉﹉﹉﹉﹉﹉﹉
第一卷完结撒花~
有人看出这里的十束是装睡了吗~
很喜欢赤组大三角之间的气氛,虽然站尊多,但草薙先生绝对是除了主角之外最多的人物了。
虽然他们早已分别,但美好的记忆是不会消失的。
希望给大家一种温馨的感觉。
这是吠舞罗最开始的时候,也是一切的开始。
  
  
  
  
  
  

【月侵】尊多 (第一卷:最初的时光)

                     ②关键所在
  
  “抱歉,你们打扰到我的正常营业了。”草薙被一群人围堵在HOMRA旁边的小巷子里面,面带微笑地说。
  
  一群人吵吵嚷嚷,你一言我一语,就决定了HOMRA的瓜分。
  
  草薙望着他们无视自己的话就开始商量如何瓜分HOMRA,青筋跳动。
  
  “你们几个……”草薙微笑地拍了拍其中一人的肩膀,“你们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那人拍掉了草薙放在自己身上的手,吊儿郎当地说:“你不会看气氛吗?现在插话?”
  
  “不会看气氛?”草薙着重‘气氛’这词,向前一步,低头看着眼前的人,气势压迫在这人身上。
  
  那人被草薙的气势吓退一步,贴在墙角。
  
  “不会看气氛的是你们吧。”草薙从口袋里掏出烟点燃,叼着烟笑问着。
  
  “你们老大没有告诉你,有一些人是你不能惹的?”草薙手中夹着烟,温和的笑了笑,“还是说,你们就是来探路的呢?”
  
  语罢,弹了弹手中的香烟。烟灰在空中散落,一朵朵火焰向四周袭去。
  
  “这都是什么?”
  
  “啊!”惨叫声从身后传来。
  
  普通人吗?
  
  “嘛,反正,无论是谁?烧了就好。”草薙站在路口,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接着叼起烟。
  
  “赤之氏族,可没有一个是真正温柔和蔼的呢。”微弱的话语从风中消散,身后传来一阵烤肉的香味。
  
  最近被那群权外者烦死了,真是太糟糕了。下手会不会重了点呀?
  
  算了,反正死不了。
  
  耸耸肩,草薙向HOMRA走去。
  
  不知道十束和尊谈的怎么样了。
  
  不过,以十束的性格,尊一定会让步吧。毕竟我们三个里面,最顽固的,还是十束啊。
  
  最近镇目町也不安生,希望不要闹得太难看啊,那群权外者。
  
  不然,以尊哥的性格。恐怕连渣都不会给他们留下。
  
  前段时间和黄金之王已经签定了协定,也划分好了势力范围。
  
  整个镇目町可都是我们的势力范围。
  
  要是在这里面发生了什么,其他氏族也不能插手呢。
  
  草薙微笑的走进HOMRA,“我回来了。”,转头就发现周防尊躺在沙发上沉沉地睡着了,十束微笑着蹲在尊的旁边。
  
  两人之间那无人可以插足的氛围,温馨却又有带有一点小小的悲伤别扭。
  
  草薙轻笑一声,向十束打一个手势,便向楼上走去。
  
  我可不要在这里当电灯泡。
  
  十束啊十束,你总是看地很透,但遇到自己的事情总归还是犯了一点迷糊。
  
  你只以为我们之间的羁绊太过于单薄,难以留住尊。
  
  却不知,只有你和尊的这条羁绊,是尊绝对无法自己挣脱的。
  
  从我们握住尊的手的那一刻,不就知道了吗?
  
  我握住了代表理智的手,而你则成为了尊的锁。只要有你在的一天,尊就绝对不会有彻底失控的那一刻到来。
  
  所以,你才是我们之间最不可或缺的那一份啊,十束。
  
  如果谁想要赤之氏族垮盘崩溃的话,只需轻轻拨动你这一个棋子,就足够了。
  
  成立氏族,那只是锁上美丽的装饰品罢了。有与无,起不到绝定性作用。
  
  不过,我是不会同意你建立氏族的,十束。
  
  仅仅是权外者,这天天闹腾就差点毁了我的店。如果还加上氏族的话,我的店迟早有一天会被拆掉的。
  
  所以,十束。
  
  对于成立氏族这件事,你最好还是认真考虑一下哟。
  
  在楼梯口,草薙向十束勾了勾唇角。

﹉﹉﹉﹉﹉﹉

  
  

【月侵】尊多 (第一卷:最初的时光)


                           《月侵》
  
               皎月高悬,照亮迷途。
               炽阳低垂,燃尽风华。
                                                                 ---楔子
                       ①月色侵人扰
  
  “不行。”周防尊坐在暗红色的沙发上,看着正准备说什么的十束多多良。
  
  “但是,king……”十束站在周防尊的面前,想说什么,却在看到尊紧缩的眉头后,咬了咬唇转身坐下。
  
  静寂的气氛从两人之间弥漫开来。
  
  尊的烦躁,十束的执着。
  
  两种信念在两人之间冲撞,却无人肯退让一步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下去。
  
  “麻烦。”周防尊咋了咂舌,不在说话。
  
  才成为赤之王几天的尊抑制不住自身的戾气,自己周身的空气也因过高的温度而激荡,扭曲。
  
  一圈圈气浪四周散去。
  
  周防尊不明白对方为何执着于此事,就像十束永远都无法理解周防尊作为王的痛苦一样。
  
  彻夜的不眠,紧缩的眉头,极力收敛却还是外泄而出的狂暴气息。
  
  这个王座,已经给少年带来了太多难以独自承受的重担。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王永远是在孤独中行走的人啊。
  
  “king,我很担心你。”十束望着周防尊乌黑的眼角,“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不是吗?”
  
  我的王啊。
  
  我从来就没有想要去强迫你接受什么。我做的一切,仅仅是想将你留在这人间罢了。
  
  在我看来,现在的尊很危险。
  
  同时,尊也很不安。毕竟,这种事尊也从来就没有预料或想象过吧,成为“王”。
  
  现在的尊就像被一条纤细的绳索系住的猛兽,蠢蠢欲动。稍不注意,就会挣脱束缚,冲向他所向往的自由与死亡。
  
  尊在和自己的本能对抗,而我们却连理解也办不到。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悲哀。
  
  真是一语成谶了呢。
  
  “king,我们现在在HOMRA。草薙哥的店里,这里没有任何外人,也没有会吵到king睡觉的东西。”十束就这么蹲在周防尊的面前。
  
  最近几天king被那群锲而不舍的权外者给烦透了吧。
  
  天天来HOMRA找茬。
  
  搞得king本来就浅的睡眠马上就被惊醒了。
  
  “所以,king。那件事之后再说吧。”十束将手放在周防尊的眼睛前,“king,睡吧。我会在这里守着你的。”
  
  “嗯。”周防尊应了一声,便没有管在眼前的人,沉沉睡去。
  
  看来真的是很累了呢,king。
  
  我会永远守着你的,king。
  
  虽然我不能理解王,但是,我会陪在你身边。
  
  无论是烦躁,还是不安的时候。只要你需要我,我会作为最完美的家臣出现在你面前。
  
  十束望着尊安静的睡颜,勾起唇角。
  
  那天的阳光格外灿烂。
  
  透过HOMRA的百叶窗,条条光线射入室内,惊起一地涟漪。
  
  迎着阳光的十束在这耀眼的阳光的刺激下,生理性的留下眼泪。
  
  真是耀眼啊,今天的太阳。
  
  只要是靠近的,都会被灼烧。
  
  然而我却想像飞蛾扑火一般,不顾一切的冲向炽阳。不顾伤痛与死亡。
  
  尊不解为何我坚持要建立氏族。
  
  因为啊,king。这只是我的一点点小奢望罢了。
  
  草薙哥与我的羁绊,是否能阻止king呢?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而得出的结论却是,我不敢肯定我们之间的羁绊。
  
  我总害怕我无法阻止king,无法从赤之王的毁灭欲望中将king唤醒。
  
  我的氏族力量很微小,微小到无法确定自己的价值。
  
  因为拥有了这不可思议力量而迷茫的,不止你一个啊,king。
  
  所以,我期望king与氏族之间的羁绊能在危险的时候拉king一把。
  
  因为,就算king怎么说。
  
  king都是很温柔,很称职的王啊。
  
  而且,我还有一个微小的愿望。
  
  我希望氏族之中,有可以理解king的人就好了呢,哪怕是一个。
  
  会不会太贪心了呢,king。
  
  一滴泪从十束的脸颊划过,滴落在地板上。
  
  “安啦安啦,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十束抹了抹脸上的泪水,“真是的,今天下午的阳光真是灿烂啊~”
  
  室外,阳光灿烂,一切安好。
  
  ---这是刚成为赤之氏族的事